皮皮夏 发表于 2017-06-09
作者:ycqclj
字数:685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很早以前就听吧友们说过要找良家可以多去加入一些运动群,里面有很多少
妇,于是我就加了一个羽毛球群,但是一直在群里不怎么活跃,原因当然是我技
术不到家,一直也不好意思参加活动,怕被人虐。

  不过今年打羽毛球比较多,我感觉自己的技术已经有很大的提高了,在业余
爱好者的队伍里,也可以跟人家单挑几局了。加之最近精虫上脑,于是我动了在
羽毛球群里物色目标的念头。

  小狼我别的本事没有,嘴皮子还算厉害,经过几天在群里频繁露脸,已经有
不少人认识我了,于是一个周末,群主邀请我参加群里的羽毛球活动,故事也就
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那天周六,我睡了一上午觉,养足了精神,就为了下午在羽毛球场上一鸣惊
人。到了场地,果然不出所料,群里来参加活动的大都是女人,而且还都有几分
风姿,我更是卯足了劲,终于大展雄风,打遍全群无敌手。尤其是有一个男群友,
据说在我之前是群里公认的男神,很多女人都喜欢拉着他打球,他也乐得高兴,
名为打球,实际是故意一左一右,一前一后地玩球,害的对面女人疲于奔跑,胸
前一颤一颤的,汗流浃背,有如湿身。

  不过那次我去了之后,他就没那个福气了,被我三局横扫,看得出他十分沮
丧,大概也知道从此艳福少了吧。打完球回家后,我一上线,就有不少人在群里
@ 我,叫我教球,要拜我为师什么的,不过都是些庸脂俗粉,没什么兴趣。

  就在我有点失望的时候,有个人要加我为好友,我一看,网名叫况况,回想
一下,好像是那个一直坐在场边看我们打球的一个女孩,当时我对她的印象就是
比较害羞,而且年龄好像最小。于是果断点了通过,当晚我们就聊了很多,知道
她25岁,一直想学打羽毛球。打发业余时间,想跟我学打球之类的。

  我当然满口答应,其实我只记住了她一句话,就是她空余时间很多,那就表
示她没男人或者是异地恋,对,一定是这样,那就表示有机会趁虚而入,哈哈。

  接下来几天我变着法子逗她乐,每天都把她乐的深更半夜还要跟我聊天,不
肯睡觉。我们聊天的话题也从天南海北,慢慢被我带到了男女话题上,我原以为
她是比较害羞的,还生怕她会不习惯呢,谁知道原来她也是段子高手,说起男女
之事竟然比我还有话说。通过聊天我慢慢确认了她的男人在外地,两个人很少见
面,偶尔文字爱爱。于是有一天我就问她能满足吗?她不说话,下线了。等了一
个多小时仍然没有上来,我慌了,这快上钩的鱼,不会跑了吧!

  第二天我一早上线,发现她也在,就跟她道歉,她说她并没有生气,只是不
知道该怎么回答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我,那意思很明白了,就是不满足嘛,要满
足就不会这么说了。知道了这个情况后,我更加表现出对她很在乎,每天都要陪
她。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个多月,我想应该可以收网了。于是就在昨天,我提出
请她吃饭,结果她说在外面吃不卫生,而且浪费钱。

  我就问她会不会做饭,她说她很喜欢做饭,而且喜欢两个人一起努力,然后
享受丰盛的晚餐。于是我果断提出要吃她做的饭,她爽快地答应了,并告诉我其
实昨天是她生日,她不想一个人过生日,想在家做一顿生日晚餐。哦,原来她打
算找个人陪她过生日,来一顿烛光晚餐,然后再来个生日炮,一定是这样。

  我正意淫着,她居然马上打碎了我的梦,因为她在群里喊其他人一起去她家
吃饭。

  我了个去,顿时就没什么心情去了,她问为什么,我推脱说离得太远了,其
实我离的并不是很远,开车来回很方便,但是一想到是群友在她家聚餐,多没劲。
但她还是盛情相邀,并说晚了不好回去可以在她家睡。在她家睡。她家睡。睡。
听到这个话,我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晚餐的过程就不表了,尽管大家有说有笑,但是大家懂的,我脑海里想的不
是这样的。酒足饭饱之后,大家起身各回各家,她好像忘记了说要留我过夜的话,
我只好跟着大伙一起出来了,坐在车上,我郁闷了一会,懒得发动车子,正打算
先小睡一会,她的电话来了,问我走了没,我撒谎说打不到车,还责怪她说话不
算话,害我这么晚一个人回去,她不好意思地说,那要不你回来吧。

  等的就是这句话,我马上奔上楼,从她打电话到我出现在她面前可能只有5
分钟,打开门的那一霎那她都惊呆了,说你这么快就回来了,我笑笑不说话,她
只好放我进来了。

  接下来她又做了一件打击我的事,从房间里拿出被褥和枕头,铺在沙发上,
并给我一套她男朋友的睡衣,然后就自己去洗澡去了。我这心里啊,不知道怎么
形容当时的心情。直到她洗完澡出来,我才回过神来,但见她穿着一身真丝睡衣,
把她的身材完美地展现了出来。

  我这时候才仔细打量她,168左右的个子,皮肤非常白皙,身上没有一点
赘肉,胸部两点若隐若现,头发湿湿的,凌乱地搭在肩上,裙摆很短,一双大长
腿一览无余,我当时都看傻了,直到她喊我,我才回过神来,四眼相对,她的眼
神似乎并没有怪我那副想吃了她的样子,反而显得很受用。

  我起身去洗澡,从她面前经过,一阵淡淡的香味扑来,我的弟弟立刻不争气
地翘了起来,偏偏她不让路,我只好侧身经过,弟弟碰到了她的身体,她一颤,
脸唰的红了,转身走向房间。

  等我洗完澡出来,她的房间灯已经关了,但是却没有锁门,我本想直接冲进
去,却有点胆怯了,万一人家真是好心留我一宿呢,万一她不关门是在试探我呢。
心里七上八下的,我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不时地看向房间,借着一点月光,
隐约看见床上的她似乎也没有睡着,不停地翻动,两条腿一会竖起来,一会张开,
一会又放平。

  我不想装君子了,起身走到她房门口,床上的她不动了,莫非她在忌惮我,
我转过身想返回沙发,这时她说话了:你也没睡着啊。我说是,她说那你陪我聊
聊天吧。我走进床边,但还是坐在地上,她说地上太冷了,你到床上来吧,但是
要规规矩矩的。我当然说好,两个人躺在床上东拉西扯了一会,我的手不自觉地
试探她,轻轻地拉了一下她手,她颤了一下,没有拿开,我就顺势整个抓住了,
另一只手朝她的头摸去,她顺势靠在我手臂上,说,压住,不让你乱动。

  这哪是压住,分明是枕着我的手臂,暗示我可以继续嘛。于是我另一只手直
接摸向了她的胸部,她的胸不算大,但是很挺,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我用力握
了几下,她的乳头马上就硬了。

  我翻身压在她身上,她似乎还有点放不开,把头别向一边,但并没有拒绝,
我朝她下体摸去,哇塞,下面是真空的,已经一片汪洋了,看来刚刚在床上,她
已经是瘙痒难耐了,我试探着把食指插进去,她轻轻地嗯了一声。我开始动起来,
随着我手指一进一出,她的鼻孔里也配合地发出了连续的嗯……嗯……

  我迅速地脱掉了自己身上的束缚,将早已坚硬无比的阳具顶在她的阴户上,
她似乎还有点抗拒,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不要……不可以的……但声音小的跟蚊
子响一般,我哪里还顾这些,腰间一用力,滋溜一下,鸡巴已经进去了大半了,
她长长地啊……了一声,那声音中充满了满足和鼓励,似乎在说:终于被鸡巴塞
满了,好舒服……

  我开始大力抽插起来,她可能意识到自己暴露了淫荡的一面了,任我怎么用
力撞击,她都没再发出一声,阴户却一直在一张一合地迎合我,而且两条腿也紧
紧地夹着我的腰,并拼命地把屁股往上抬,这些动作都在告诉我,她还需要更多,
更有力的撞击,我不再客气,也不管她是否叫床了,憋着一口气,连续用力干了
20多分钟,由于没换任何姿势,而且每一次抽送都直插子宫,加上她的阴户死
死地夹着我的鸡巴,这20多分钟的抽插已经让我到了快要发射的边缘了,我一
鼓作气,再连续干了100多下,终于一股股浓精有如开闸的洪水一般冲向她的
子宫深处。

  我累的趴在她身上,她也终于开口说话了:哦……好舒服……我2年多没有
做爱了,今天总算又找回这种高潮的感觉了……我正要接话,她又哭了起来,我
问她怎么了,她说她守了两年多了,最终还是没忍住。我只好安慰她:食色性也,
正常的生理需要怎么能压抑这么久呢,太委屈自己了。

  这时候她来了一句让我大吃一惊的话:你干了人家还卖乖,就不怕我告诉我
男人,让他打死你。我笑笑说:你男人那么厉害,能打死我?她说:我男人是当
兵的。

  What。what,当,当兵的,这么说你还是个军嫂啊。我居然干了一
名军嫂,不应该啊,想到这,我刚刚射完的鸡巴彻底软了,她用力一夹,就滑了
出来,她咯咯地笑了起来:怎么,怕成这样啊,软趴趴了!

  反正也软了,我就躺下来跟她说话。原来她男人当兵已经2年多了,今年暑
假应该就可以回来了,她为了他已经禁欲了2年多,其实她早就忍不住了,加羽
毛球群就是为了业余时间有点事情做,让自己不要天天想着做爱。我问她在群里
这么久有跟其他人干过没有,她说虽然想上她的人很多,但是她看不上。

  我问她干嘛还挑人啊,她说她男人身材非常好,而且功夫也很好,每次都能
做1个多小时,操的她昏天暗地,高潮迭起。说到这她居然开始笑话我了,说她
那天看我打球,觉得我的身材跟她男人差不多,没想到我是银样蜡枪头,只干了
20分钟就不行了。真是岂有此理,我堂堂七尺男儿,腰胯20公分大鸡巴,居
然被她嘲笑,想到这我的鸡巴比我还气愤,瞬间就昂起了头来。

  我爬起来,她惊讶地看着我说,干嘛?我说你看呢?她起来把灯打开,看到
我雄赳赳的大鸡巴,脸红了说:这么快就硬了,这方面你比我男人可强多了,他
虽然厉害,但是一晚上就只能来一次。我说:今天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真功夫。一
边说,一边示意她坐到我身上,她说你要干嘛?我说你不知道观音坐莲吗?她说
她男人一般都是压在她身上干。

  我说那你有福了,我教你一些新花样。我也懒得跟她前戏了,反正刚刚射过,
里面很多润滑,她乖巧地坐上来,手扶着大鸡巴,噗呲一声,就全根没入了她的
骚逼中,我教她像骑马一样慢慢蠕动,她学着做起来,尝到甜头了,越来越来劲,
一会上下,一会前后地用她的骚逼吃我的鸡巴,她似乎也放开了,非常大声地呻
吟起来,把我都吓到了,我叫她小点声,她说不用怕,这个房间是他们准备结婚
用的,装修的隔音效果非常好。果然是骚货,看上去害羞,房间还装隔音效果,
可见跟她男人做爱的时候叫的很大声的。

  此刻我居然在他们准备结婚的房间里,在他们准备的炮床上,代替她老公干
她,越想越来劲,我也顺着她的一上一下,用力顶她,她的叫床声已经由间断的
嗯……哦……变成了连续的啊啊啊……,最后变成了一声长长的啊……一股热流
从她骚逼里喷出,顺着鸡巴流到我身上,我知道她高潮了。

  但是我还早着呢,等她缓过来之后,我坐起来,她斜坐在我大腿上,又开始
了新一轮的抽插,这会儿不像开始那样每一下都用力顶到子宫了,我改成了九浅
一深,有时温柔有时用力,温柔的时候显然她的骚逼已经不满足了,她不断催促
我再用力点,我突然想戏弄下她,停止抽插,拔出阴茎,在房间内四处张望,况
况显然受不了骚逼里突然没有大鸡巴,温柔地说:怎么停下来了,我想你用力的
操我。我会心一笑,示意她为我口交,她开始不乐意,说她男人都没有口交过。

  我继续装作悠哉地眼神在房间里晃悠。况况见拗不过我,跪下身躯,轻轻地
闻了一下我的鸡巴,张开嘴,尝试把我的鸡巴吃进去,但是她显然有心理负担,
嘴巴张的很小,根本含不下,于是她只好尽力把嘴巴张到最大,我见时机已到,
扶着鸡巴一下插进了她喉咙,她呛的差点呕出来,本来以为她会生气,但是女人
骚劲起来了,你就不用把她当人了。

  她居然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说对不起,她第一次不太会,于是继续尝试慢
慢用嘴巴来回套弄,虽然有时候牙齿会磕到,但是这样的场面反而更刺激我了,
我就喜欢跟不在行的玩,哈哈。

  女人在吃鸡巴这方面也是天才,不到5分钟况况就已经对吃鸡巴非常熟练了,
只见她「咕叽咕叽」的亲啯着我粗壮的鸡巴,不时的扬起俏脸,妩媚迷离的眼神
斜视我,神情甚是淫荡妩媚,我默默的调整着身位和角度,静静地欣赏着这个场
景:一个美丽的军嫂赤裸着身体,蹲跪在一个赤裸男人面前,一只玉手紧握着男
人阴茎的根部,微闭杏目,张着红润的双唇,两腮时而凹陷时而凸起的吞吐着男
人粗壮的阳具,一副满足的淫荡痴迷神情。

  口交了20分钟,我感觉她嘴巴也累了,拉起她,两人站立着,分开她的双
腿,双手环扣她的蛮腰,拍拍她的屁股,她将屁股最大限度的向后翘起,我提起
沾满口水的鸡巴,对准那早已饥渴难耐的骚穴,直挺的插了进去,她啊……的张
大嘴巴,双手反抓着我的手臂,拉着我的双手去抚摸揉捏她的双乳。

  况况此时的体位呈现出完美的S型,我空出手将她的长发拨弄到另一边,露
出俊美的侧脸,只见她柳眉紧锁,双目虚闭,高挺的鼻梁上渗出一层薄汗,洁白
的玉齿紧咬着红润的嘴唇,发出阵阵「嗯嗯,啊啊」的呻吟声,舌头不时伸出嘴
边舔舐这嘴唇,脸颊娇倩红晕,那表情好骚,好享受啊,跟上一场那个一声不吭
任我抽插的样子截然不同了。

  我双手揉捏着她的肉峰,那两只美乳被我揉捏的如充水气球般挤出指缝,已
经暗红的乳头肿胀坚挺,随着我指头的拨弄不停的弹跳着,伴随着身后男人有力
的冲撞有节奏的晃动着。她平滑的小腹急促的起伏着,汗水顺着中脐线向下流淌,
乌黑的阴毛温热潮湿,随着大鸡巴一进一出,不时有几根被带进骚逼又带出,沾
着里面的淫水,在灯光照下显得更加闪闪发亮。

  操到兴起,我再次变换姿势,双手用力挽住况况的双腿,将她的身体整个抱
起,她顺势紧搂住我的脖子,头深深的后仰着,长长的秀发直直的垂落着,嘴里
喊道:换新姿势了,你怎么这么厉害,每个姿势都叫我领略到你的强壮,每次都
好期待,用力,啊……

  我站稳调整好姿势后,屁股稍翘蓄力,猛地挺出,大鸡巴瞬间滋的一声整根
没入她的淫穴之中,伴随着迅速频繁有力的抽插,整个房间回响着清脆悦耳的
「啪啪啪啪啪」肌肤激烈撞击的声音,况况嘴里高声的嘶喊着:啊……好深……
好快……好爽……啊……这姿势太美妙了,这感觉太爽了,飞了一样,啊……

  她语无伦次的叫喊着、呻吟着。经过数百次的抽插,况况异常兴奋的大声叫
喊着:啊……爽死了……啊……你比我男人还要厉害,啊……老公,你是我亲老
公,啊……叫喊着,况况的整个身躯开始剧烈的抽搐,淫穴随着鸡巴的进出喷射
出大量的液体,掺杂着女人淫液特有的香味和不知道是不是尿液的骚味,喷射到
我的腹部、胸前,和着我的汗水不断的滴落在地面上,湿了一大片。

  高潮过后她全身都软了,我将她慢慢放到床上,其实此时我的声息也开始沉
钝,我知道我也快要到顶了,于是我放慢抽插的力度,准备多玩她一会。她仍旧
躺着绵软无力的享受着高潮的余韵,任凭我的摆布和玩弄,杏目紧闭,嘴角露笑,
脸颊的红晕依旧挂着。

  我轻轻地压在她身上,嘴巴慢慢凑近她的脸,她竟然默契的扬起红唇,我们
的双舌瞬间缠绕在一起,分不清你我,她因为之前的大声叫唤,力气殆尽,舌吻
中,两人的唾液顺着嘴角成流的流淌着,嘴里含混不清的娇嗔:亲老公,你要压
死我啊,快喘不过气来了……呜……呜……

  我哪管这些,依旧放纵着自己的野性,任意的玩弄着身下的尤物,双手绕过
她的两腿,揉捏的丰满的大奶子,淫液、汗液、唾液掺杂在一起,弄的奶子滑滑
腻腻的,把玩起来别有一番趣味。

  我站起身来,让她平躺在床上,将她的双腿搭在我的肩上,对准已经红肿外
翻的蜜穴径直冲杀了进去。伴随着我每次认真的抽插,况况又有节奏的呻吟着:
啊……好深,大鸡巴老公,大鸡巴亲老公,你真棒,操的我欲仙欲死的,……啊
……

  女人真的放开后,淫荡的程度会叫任何人惊讶。我享受着她的淫艳秽语和淫
穴的包裹感带来的快感,奋力冲刺,感觉到精关难守,逐渐加快了抽插的频率和
力度,紧跟着叫喊着:我要射了,啊……,她回应着喊道:射吧,射在里面,我
给你生儿子!

  这话提醒了我,我可不想跟你生儿子,我要射你全身,于是啵~ 的一声拔出
鸡巴,乳白的精液有力的喷射而出,一股一股的喷射到况况的小腹上、奶子上、
脖颈上和俏脸上,况况显然没有防备,啊……的大叫一声,正好一股精液喷到她
嘴里,她正想吐出来,却被我用手捂住了嘴巴,她只好将嘴里的精液生生的咽了
下去,恶心的不断的吐着口水,嘴里骂道:混蛋,你就是混蛋,我男人都没敢叫
我吃过,你变态。

  我拿着纸巾擦拭着她脸上和身上的精液柔声问道:好吃吗?据说养颜呢,哈
哈。况况继续骂道:狗屁,纯胡扯,很腥的。抬起小手就是一顿小拳头雨,我顺
势吻上她的双唇,她的捶打立即转变为了搂抱,嘴里哼唧着:坏人,太坏了,一
点准备都没有,稀里糊涂的就被你口爆、颜射、吞精,这都是我准备让我男人结
婚的时候第一次玩的,我看你下次连我菊花也要爆了吧。

  哈哈,果然是段子高手,还知道爆菊……我看看床头的钟表,已经是3点多
了,真是累坏我了,抱起床上的尤物,美滋滋地睡了……

  早上醒来已经7点多了,我还要上班呢,匆匆洗漱好,况况已经穿的整整齐
齐了,半点昨晚的骚气都没有。吃完早餐,她恋恋不舍地送我,那眼神似乎在说:
常来啊,老公……

  就在刚刚,她又问我了,今天不去吗?还说她今天在网上看了做爱十八式,
我们昨天才用了几个而已,她今天想尝试69式。说实话昨晚大战之后,我今天
上班都是迷迷糊糊的,真要休息一下了。

  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啊,咱们做牛的,要注意身体。一想到她还是
个军嫂,我现在有点怕了,各位吧友们帮忙看看,我是不是应该跟她赶紧断了,
万一哪天去她家,她男人回来了怎么办,万一她赖上我甩不掉怎么办……哎呀,
好烦……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