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824000 发表于 2015-04-08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原名:絶望的暗示 ―雾切响子3―
原作:ゆーヴぁー
翻译:UZI
属性:MC,翻译
首发:催眠物恋
次发:会所,四合院,东胜,伊莉(授权DCD代发)


**** ****  ****** ******  **** ****


  好久不见,UZI是也

  练习第二弹,最近手感勉强提回来了可是用来赶稿还是不太足够……

  老河你那篇我一定不断尾,给我时间跟灵感!Orz

  然后这篇是会所(zzbx90245)跟物恋(九重)在追的,所以趁练习赶下

  顺带一提,我好讨厌翻那些烦死人的呻吟声

  拟音词不够用就算了,那该死的心心让排版看起来好参差啊OTL

  总而言之一句话:干你就别出第四集啊!!



  PS

  转贴的请手下留情,留个全尸谢谢


**** ****  ****** ******  **** ****


  希望峰学园本科学生宿舍,雾切响子的私室。

  「————」

  雾切在我眼前以伸出手的姿势固定在原地。

  她刚刚想在被我施以暗示的状态下跑出房间外,我按捺不住只能使用令她陷
入待机状态的暗语让她停下。

  将视线凝望门把,她的脚上一刻仍然慌张地举着,现在则是完全停在原处。

  彷佛只有自己从时间里被抽离似的,现在的雾切不管身心也完全停滞下来。

  「……真是的。」

  我慢慢的绕过这样的雾切,从旁仔细盯向她固定不变的侧脸。

  「——」

  跟那时候一样,这状态下雾切的瞳孔甚么都没有。

  现在的她成为了失去自我意识,只能等待被我命令的存在。

  「真吓人啊。我只是随意把变态思想跟常识一时性地塞进去而已哪……」

  我可没想到她仅仅因为这个暗示就擅自连喊苗木诚的名字,还要忽然开始发
春起来啊。

  「……啧,明明该感谢我啊。要不是我这样阻止你的话,你就要对最喜欢的
苗木君作出跟痴女没两样的变态行为了哪。那样的话可就永远不能面对苗木君了
对吧?」

  对雾切吐出愚弄之言,我的心底不知不觉地冒起了烦躁。

  明明至此为止也将这个女人操纵在股掌之间,却被这个玩具作出了预想外的
行动。

  而且这是她思念着『我以外的其它男人』才会发生的事态。

  这件事触动了我的脾气。

  「喂。」

  「……」

  雾切没有对我的沉声呼唤作出反应。

  不带意义的呼叫声不会让等待命令的人偶听令。

  那么,我就好好的给予这个玩偶指示吧。

  「雾切,尽你所能的张嘴并伸出舌头。」

  听到我的话之后,

  「……啊~~……」

  雾切就一边吐出蠢笨的声音一边执行我的命令。

  依照『尽你所能』四字所言,雾切的小嘴唇张开到极限,从中伸出了她那沾
满唾液的鲜红舌肉。

  雾切就这样在我眼前露出了与平常冷静沉着的她难以联想起来,蠢笨无比的
呆相。

  「好,很好,接下来嘛……把其中一只脚尽可能的抬起来,然后用手抓着脚
踝。」

  「——……」

  好像狗一样伸出舌头的雾切人偶淡然地执行着我的命令。

  她的脚静静地往上抬高。

  「啊啊……真棒。」

  我忍不住吐出了赞叹。

  她的身体远比我想象的要柔软。

  雾切的脚以几近直角的方式高举着,彷佛芭蕾舞选手般作出了漂亮的Y字平
衡。

  不过,她的短裙也随着这姿势而被大大翻开,把因为发情而变得湿透的黑色
内容完全暴露了出来。

  「————」

  这个『超高校级的侦探』雾切响子,此刻正在我面前作出Y字站姿,视线空
洞地吐出舌头。

  在那个张开的小嘴里,唾液很自然地滴漏而出。

  透明的汁液从下颚残留着银丝,缓缓地滴落地板上,她仍然连眉头也不曾微
动地凝望着前方的虚空。

  呆笨地张嘴也好,难以持续的姿势也好,只要我不解除命令的话,雾切在身
体到达极限之前都会继续维持着吧。

  现在的她成为了将会服从我任何命令,活生生的人偶。

  再次体认到这个事实,让我心底的郁躁得以减轻。

  可是仍然不够。

  我想要更尽情地蹂躏这个女人。

  我盯着雾切的眼睛向她走了过去,

  「嗯,啊……」

  然后贪婪地舔弄她那柔软洁白的脸颊。

  软嫩而具有弹性的感觉透过舌头传来。

  「哈啊,哈啊……呵喔…………」

  「……」

  雾切只是稍微侧过脸去,并没有作出反应。

  身体溢起了兴奋的感觉。

  我把脸向着雾切靠过去,让她的舌头紧贴在自己舌尖上面。

  『啾啾』

  彼此的舌头交缠起来,挤出水声。

  暴露在空气中的舌尖有点微凉甚至稍冷,可是这份冷感让人更加舒爽。

  我就这样维持着跟雾切脸颊紧贴的姿势动作着,以舌头尽情品尝舔弄她的牙
齿,嘴唇,甚至是舌头的底端跟里侧。

  『咕噜,啾,啾噜噜』

  「啊啊……雾切的口水真美味……这家伙为甚么这么甜啊……」

  将舌头尽情在雾切的脸庞上来回抚动,我的股间早已硬涨猛勃。

  虽然刚才已经对这家伙布下种种用来享乐的暗示,可是现在我脑袋只想尽情
的射精。

  我一边品尝她主动伸出来的舌头跟那柔嫩的嘴唇,一边解开裤子。

  不管是上次或是今次,在女孩子的房间中公然脱裤露出肉棒总是令人无比性
奋,更别说这次我还能够肆意侵犯房间的主人。

  我毫不客气地把肉棒抵在她美艳的玉足上面,贴着她那暴露在外的内裤上面
来回磨弄。

  「啾,唔啾……啾噜噜噜……」

  一边用肉棒挤向她的下半身,我一边将自己的口水跟她的唾汁在口中搅混在
一起,然后强行灌注进雾切的小嘴里。

  「唔——咕……嗯,咕嗯……」

  被剥夺意志的她毫无抵抗的能力。

  以空洞无神的眼睛望过来,雾切只能任由我对她的小嘴进行施暴,机械式地
吞咽流进口里的唾液。

  「呼啊……哈啊……居然真的把我的口水都咽下去了……有那么爽吗?」

  「——……」

  「是啊,你那么高兴的话我也很开心啊,雾切……」

  被我弄得满脸唾汁的雾切并没有回答。

  跟刚才一样默默伸出舌头,她只是为了让我凌辱而呆立原地。

  对这副光景感到了满足,我把彼此紧贴着的身体分开。

  「那么,接下来嘛……」

  然后,我伸手揽住她的纤腰,

  「喝!」

  然后用力将她抬了起来。

  虽然从这家伙的大腿跟腰部看起来就感不到重量,可是她的体重比我预想的
还要更轻。

  这种体重的话以我的体力也可以作出『少女人偶搬运』这种事哪。

  「不,可是啊……你真厉害啊。在这种状态居然也能维持命令吗。」

  「——」

  雾切眉头皱也没皱,继续默默持续着Y字抬腿的姿势。

  而且是在被我抱起,身体浮空而且向一旁倾斜的情况之下。

  「哼,呵啊……!」

  「————」

  不管我怎样改变抱扶的方向,雾切仍然是完美地维持着刚刚的站姿,让身体
不合理地倾斜。

  这简直跟雕像一样,而且是活生生的。

  催眠的暗示力量,居然能够把人类变成这样任人鱼肉的『物品』啊……!

  「……真是,可怕哪。」

  暗示的效力之强,让我在感动的同时感到了一丝恐怖。

  可是比起这个,获得了全能之力的充足感,以及把眼前这个女人完全占有的
征服感,也让我的身心都为之激震。

  雾切响子已经无法逃出我的掌心。

  这家伙将会一生被暗示束缚,堕落成只能任我戏弄虐玩的存在——我再度体
认到这一点。

  这家伙不管思念着我以外的甚么人也好,都已经没关系了。

  不。

  只要动个念头的话,就算把她的恋情移到我身上也是可能的吧。

  「那应该也很有趣哪。咕咕……!」

  可是,现在还是专心享受这家伙的身体吧。

  我把雾切『放置』到床边。

  维持着把整条腿抬高的姿势,她静静地以单脚站在床边。

  「闭上嘴巴,然后立正。」

  虽然没有响应,可是雾切已经依照我的指示,把舌头缩回嘴里。

  然后,她就慢慢的将脚放下来,变成了直立的姿势,回复平常的木讷表情。

  当我把双手放到她的肩膀上用力时,雾切的双膝马上屈起,整个屁股落在床
上。

  「不用命令也能够手动地强行改变姿势吗,还真的跟等身大人偶一样啊。」

  让雾切坐回床上,我对身体僵直的她再度耳语。

  「……喂,不爽的话可以逃跑看看喔?」

  知道她没有自我意志,我挺腰把肉棒向着她。

  我的龟头慢慢地朝着雾切的脸颊靠近,她亦只能呆然前望——

  『啾』

  然后让我把肉棒抵在她那毫不设防的脸颊上面。

  「喔喔……!」

  耐着兴奋,我颤抖着挺动腰杆。

  然后,雾切的嘴唇就跟我的马眼作出了浓厚的啜吻。

  溢出黏汁的龟头散发出来的淫臭想必已经在侵犯她的鼻孔了吧。

  「哈啊……真抱歉哪雾切。可是你这个深具魅力的母猪也太可恶了,皮肤白
滑腰枝腰幼,害我每次看到照片就想强奸你啊……!」

  「…………」

  不管平常是多么冷静沉着的人,遇上这种情况的话不是会慌张失措,就是把
冰冷愤怒的感情投向我吧。嘛,她的话恐怕是后者吧?

  可是,现在的雾切响子没有作出反应。

  或者说,她没法反应。

  她现在只能默默地感受着肉棒发出的脉动。

  享受着雾切那薄红色嘴唇略带湿润的触感,我将肉棒用力往她微张的小嘴挺
动,把龟头挤进她的口里。

  『啾❤啾噗❤』

  「呜,喔……暖暖的哪……」

  我的肉棒感受到了她小嘴传来阵阵温热的滑溜感。

  那阵甘美的快感让我忍不住吐出了赞叹。

  跟之前使用她小嘴时的感觉完全不同,虽然没有为了榨精而生的口交技术带
来的感觉,可是现在这份缓缓传来的温热快感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回过神来,我才发现自己已经抓住雾切的头前后挺腰。

  『啾噗、啾噗、啾噗』

  「啊~真爽啊~无抵抗小嘴飞机杯太爽啦。说起来已经是第二次吃我的肉棒
了呢,很美味对吧,雾切?」

  「唔……呼嗯……」

  「是吗很爽吗。那真是太好了呢。」

  我每次挺腰都会让雾切的小嘴挤出淫乱的水声。

  对此感到有趣的我就伊昔5雾切无法抵抗这个事实不断加剧动作。

  『啾噗、啾,啾噗、啾,啾,啾噗』

  「咕,唔,嗯嗯,咕唔……!」

  这个女人的嘴巴充当飞机杯真的是有够舒爽。

  可是让我感到兴奋的,其实是当下此刻的光景。

  小嘴任由肉棒撑开甚至肆意地进出,雾切的表情依然淡然。

  现在的她只是个可怜的美少女侦探,被我剥夺了一切思考跟意志,从嘴唇到
喉咙也成为了我的肉棒的专用自慰器。

  这个事实让我的支配欲得到无比满足,从此产生的精神快感让我兴奋得快要
爆发起来一样。

  『啾噗噗、啾噗噗』

  「呼……」

  心知忍耐力已经快要到达极限,我为了保持冷静把肉棒从她的嘴中掏出。

  沾附上少女唾液的肉棒已经完全硬涨,一颤一颤地等待着射精的瞬间。

  「那么,最后该怎么玩呢……」

  「——……」

  兴奋累积至极限的现在,我得老实承认我现在很想一口气把她强暴,将肉棒
插进她的肉穴里面狠狠的蹂躏一番,可是夺走她处女的场景我早已设计好,只能
忍耐。

  把真正的娱乐放在后头,先来想想别的享乐方式吧。

  可是,该怎么办呢。

  苦思着的我用肉棒轻戳雾切的脸颊——就在这时候,我碰到了她的三束辫。

  我无意识地望向她那鲜艳的紫色长发——

  「——对了。」

  瞬间想到了适切的玩法,我不禁露出微笑。

  然后我就抓着雾切的头发,把手指戳着束起来的发丝里面。

  「喔喔……」

  摸上她的头发时,那阵彷佛丝绸一样的感觉让我忍不住感叹起来。

  抚弄时带来的轻柔感觉从手指传来,让我不禁感慨女性的头发居然拥有不亚
于肌肤的美妙触感。

  以前曾经听说过头发是女性的第二生命。

  看着眼前这么美妙的『女性生命』,我只能够——

  「那么,让我尽情使用它吧……!」

  ——把它用来满足自己的性欲了啊!

  这样想着,我把手上握着的发丝毫不客气地卷缠在肉棒上面。

  雾切的头发本来就是及腰的长度,足够被我拿来套弄肉棒;而且我的肉棒早
就被她的口水弄得相当湿润,卷上去之后头发也不会轻易松开。

  因此这个即兴的行动并没有花费我多少时间。

  这就是所谓的发交。

  这种变态过头的玩法我从没试过所以也不清楚到底有多爽,可是实际干下来
之后——

  「……作梦似的场面哪这个……」

  一颤一颤的丑陋肉棒被少女美丽的长发卷缠着。

  她的头发成为了仅仅被我当作刺激肉棒用的性玩具了。

  单单是看到这个场面,我就深深感到这个玩法绝对值得一试。

  「喂~雾切~不止嘴巴,连头发也被当成自慰工具了~你感觉如何啊~?」

  「…………」

  「嗯?超高兴的?」

  「……」

  「喂喂怎么了啊,超高校级的侦探原来是这么变态的婊子喔?真是令人失望
哪!」

  面对我的嘲弄,雾也只是张着嘴巴没有反应。

  即使肉体被当成道具般戏弄侮辱,意识堕入黑暗的她现在连对这个事实感到
屈辱都办不到。

  「……好,该来作正事了。」

  结束了跟人肉雕像的闹剧,我开始进行最后的套弄。

  看着自己被紫色长发增添鲜艳色彩的肉棒,我用力地紧握肉棒。

  享受发丝传至手掌的淫猥感触,我不断前后撸动着。

  「……呼……!」

  干这种事跟平常自慰没有甚么分别,可是右手套弄时传到股间那份细腻而轻
柔的感觉,以及随之而来的微微刺痒感觉,异样的快感强烈地涌现。

  作为即兴的玩法,真的不错啊。

  「——……」

  雾切被我的动作牵动,头部摇晃着。

  看着毫不抵抗地露出空洞目光的她,我只觉得不管射几次都没问题。

  「啊啊,差不多要射了……直接射向你没问题对吧!雾切!」

  明知道不会得到响应,我仍然大声的询问。

  当然,她只能回以沉默。

  把这个沉默视为默许,我尽情地撸动肉棒。

  为了将股间的欲望发泄在她的身上。

  「咕,喔喔喔……!」

  从股间溢出的射精感,让我知道极限即将来临。

  随着这份感觉到来,我加快右手上下套弄的动作。

  要来了。

  毫不减速地撸动肉棒,我将左手放到雾切的后脑,然后将龟头对准她那毫无
防备地张开的嘴巴——

  「……喔喔喔!要射了!」

  『噗,噗啾,噗噜,噗啾啾啾,噗噜噜噗噜』

  然后连同叫喊声一起吐出精液。

  被射出的白浊黏液以直线冲向眼底这个美少女的口里,而她亦毫无反应地默
默允许我的精液灌溉她的嘴腔。

  享受着这个画面带来的背德感,我狂乱地撸动着肉棒。

  「喔喔喔!雾切,给我饮下去啊,雾切!」

  「————」

  『噗噜,噗噜噗噜,噗啾啾啾』

  射精还未停下。

  脑袋空白一片地上下套弄右手的关系,我射出的白浊彷佛飞沫般散开,在无
法动弹的雾切脸颊跟身体上留下刺眼的污痕。

  「用,我的精液,做记认……在雾切的脸上……呼……!」

  『噗噜,噗啾,噗噜』

  以绝顶的肉棒前端抵住雾切的脸颊,我将精液尽情抹涂在她的肌肤上面。

  从马眼溢出的欲望汁液一点点地将雾切的脸颊染上白浊色。

  她这副样子,让我心底作为男性的征服欲得到了大大的满足。

  「哈,啊,哈啊……呼……」

  一点点地喷溢出来的精液逐渐变少,经过了意外地长的时间之后终于结束。

  我再次往下望向雾切。

  被我的欲望喷在身上,脸颊湿淋一片的人肉雕像正坐在床缘。

  不,不单是脸颊,不管是头发衣服甚至是嘴巴咽喉,她都被我的精液熏上一
阵白色。

  跟平常充满知性的印象背道而驰,淫猥无比的光景就这样在我眼前完成。

  「呼啊~射得真够爽……之后可得好好善后,不能让她察觉到违和感哪。」

  虽然有够麻烦,可是我现在能够肆意蹂躏雾切的身心,尽情地对着她释放欲
望,实现着本来不管如何拼斗挣扎也没有可能达成的背德愿望,从中获得快乐。

  要是享受这份快感的代价是这点程度的麻烦的话,吝啬这点功夫也太得寸进
尺了。

  「而且,后面还有重头戏哪。」

  望向仍然处于待机模式的雾切,我粗暴地抓着她沾满精液的头发。

  「好,接下来就让你前往我的宿舍房间吧。然后……哼哼哼……」

  粗鲁地捣弄头发让她被精液味深深沾染,我在脑海中构思着明天的剧本,忍
不住笑了起来。

  「……」

  连逃跑都没办法,也不知道绝望的未来将会来临。

  超高校级的侦探,雾切响子只能好像被囚于笼中的小鸟一样,静静地坐在原
处等待我的命令。

  从她半张的嘴角里,混杂着精液跟唾液的稠汁缓缓沿着下颚滑落,残留着淫
猥无比的黏丝……


   ◆◆◆   ◆◆◆   ◆◆◆◆◆   ◆◆◆   ◆◆◆


  「——那么,让我看看你勃起的肉棒吧。」

  这里是预备学科生所用的宿舍。

  面对着身为这个房间主人的男学生,我这样子宣告着。

  「……噗……咕咕……!」

  不知道哪里感到奇怪似的,○○君喷笑出声。

  不对提问作出响应,只是扭曲嘴角的这个男人的态度,不禁让我皱起眉头。

  「怎么啦?快点把裤子脱掉,然后将肉棒拿出来给我看。」

  刻意用带着威吓口吻的语调对他说话,这个男人仍然对我露出散漫的神情。

  「喂喂,为甚么我得作那种事啊?」

  「你还没弄懂我来到这里的理由吗。你可是疑犯之一啊。」

  「哈啊,疑犯?」

  他仍然歪头邪笑着。

  ……这个男人到底是真的甚么都不知道,还是单纯在装蒜呢。

  不管怎样,我现在的行动就会把是非黑白给分清。

  「没错,我接下来要对你进行的是『肉便器侦探的浓厚抽插内射检查』。」

  寂静剎那占据了空间。

  「……你说,甚么?」

  「——哼,没所谓。我就跟我自介绍一起说明吧。」

  拨了一下头发,我望向他吐出清晰的语句。

  「我的名字是雾切响子,被称为『超高校级的肉便器』。」

  在我这样说着的时候,眼前的男人嘴角歪斜了起来。

  虽然脑中浮现了令人在意的甚么东西,可是我并没有细想,专注在『浓厚抽
插内射检查』的说明上。

  「我既是侦探,也是肉便器,所以『对雄性对象进行调查时必需把蜜穴交给
对方,让肉棒插进来』。」

  「哼嗯……为甚么?」

  「这样还不懂吗?当然是因为不管对方怎样隐瞒,只要『让子宫被精液内射
的话,就能清楚疑犯是否清白』这个重要原因啊。」

  为甚么这么基本的常识也不得不从头说明呢。

  「啊,是喔?抱歉,我还真的不知道啊。没想到希望峰学园的本科生会有想
作这种事的变态婊子在呢……」

  「的确,在这个聚集了各种人物的学园内,也只有我是那种一天到晚期待着
被精液噗啾噗啾地灌溉,随时能够被干的超级淫贱肉奴隶了呢。」

  为甚么无法一眼就看穿我是『装作冷漠的样子,其实一直渴望肉棒侵犯的淫
乱母猪』呢。

  嘛,他貌似弄懂了就好。

  「……说明到此为止了啰?来,快点交出你的肉棒。」

  「是是,我知道了,真是没你法子啊母猪……」

  ○○君彷佛放弃了似的点点头,把手伸到腰带上面将长裤松开拉下。

  我期待的肉棒终于在眼前出现了。

  可是……

  「来,如你所愿脱——」

  「你这是甚么意思?」

  「——脱……啥,咦?」

  在我锐利的视线底下,他用困惑的表情回望过来。

  ……真是令人困扰呢,明明最初就说得那么清楚了……

  我指着○○君的胯间作出了严厉的指摘。

  「刚刚已经清楚地说了喔,我要看你勃起的肉棒……现在你的肉棒软垂着而
且还被包皮盖住,根本没勃起。」

  我指着的那个东西是完全没有勃起,彷佛毛虫一样软软地垂萎着的阴茎。

  要是舔弄一下再含着的话应该会是很美味的肉棒——我不禁这样想着。

  可是,为了让这根肉棒在我的蜜穴内射精,不让它勃起的话可不行呢。

  「啊啊,原来如此哪。可是要命令我勃起甚么的,这边也很困扰哪。」

  「………」

  「这边可是被拜托的人,而且是你主动上门的,多少也该由你作点事来帮帮
忙对吧?」

  「……也对,呢。」

  被那么一说的话,他的确有点道理。

  本来就是我强硬地入侵他的宿舍房间,要求他对我进行中出交配的呢。

  而且,即使有校方这个强力后盾,作为母猪的我要让伟大的肉棒无条件地对
自己勃起也的确过于无耻了。

  「真是抱歉。毕竟是我希望你对我勃起,那么刺激性欲用的配料也该由我来
提供才对呢。」

  「对吧?」

  「以示歉意,请您收下我的内裤。」

  这样说着,我把手伸进了裙子的左右两侧,然后利落地将内裤拉下。

  「请用。这是刚刚还包着我蜜穴,新鲜脱下的黑色内裤,还带有体温……不
知这样子能否让您的肉棒发情呢?」

  我用玩花绳的手法把内裤在他眼前撑开。

  「喔喔!有够变态的哪,真棒呢雾切!那我就不客气了!」

  体贴地说出感激之言,他很率直地收下了我的内裤。

  居然把我这种痴女的内裤以收下,还当成自慰用的配菜……也许我对○○君
有一些不好的误解呢。

  可是,他在露出了带有歉意的笑容之后,

  「虽然收下了雾切的内裤感觉好爽,可是要勃起还是差点啊……」

  然后对我暴露着股间说了这样的话。

  无疑,他的大肉棒现在只是半挺半垂的状态,无法说是完全雄勃的肉棒。

  「看来您的大肉棒还需要一些配菜刺激呢。」

  仔细打量了○○君的下半身一会儿,我点了点头。

  「那么……」

  然后我就用手抓住裙子,用力将它扯下。

  利落的声音响起,把我胯间掩藏着的布料随即掉落在地。

  就这样,我在○○君的房间里光明正大地对他暴露自己的蜜穴。

  「喔喔……」

  ○○君吐出了感慨的叹息,我下身全露的姿势有那么美妙吗?

  保持着冷淡表情,我享受着内心涌现的牝性娇傲进行下一个动作。

  『沙沙』

  首先,我松开了领带。

  然后我把外套的拉炼拉下,让上半身变成半裸。

  「喔喔……赞,真赞啊,雾切……」

  淡然地进行着脱衣舞似的动作,我任由○○君以充满肉欲的眼神盯着自己的
身体。

  他把我奉献上的内裤套在大肉棒上面,彷佛要把臭味都沾在布料上似的开始
进行自慰。

  看来他发情的状况挺顺利呢,这样的话再加紧一口气应该没问题了。

  我把包着胸脯的胸罩推开,然后将自己已经好好发育的乳房跟鲜红的挺突暴
露在他眼底下。

  同时,我也用手指撑开胯间的秘裂,让蜜穴朝着他左右张开。

  虽然这样子会让我粉红色的鲜嫩膣肉被看个精光,可是这也是为了让○○君
能够勃起。

  「来,这可是我从来没被人看过的雪白奶子跟未开发蜜穴喔。○○君……已
经作到这份上,大肉棒该勃起了对吧?」

  我毫不犹豫地对他展露着自己不曾被任何人目视过,身为女性的部份。

  这样子也无法刺激他发情的话,接下来就只能直接进行肉棒按摩了。

  「喔……拜你所赐,变成这样啦……!」

  可是,这份担忧看来已经没必要了。

  把我那件湿透的内裤拿开,○○君对我露出了连包皮也完全翻开,雄性伟大
的全勃肉棒。

  比刚才还要壮上两圈,一颤一跳的肉棒让我不禁满足地点了点头。

  「是吗,真的太好了,很感谢你对我勃起。那么接下来就要插……」

  「可是那样好吗,雾切?」

  「那样,是指?」

  对着几近全裸的我伸出手指,他这样说了。

  「那样当然是指你对着毫不相识的陌生人又送内裤又露奶子又掰开小穴这些
行为啊。正常的话你应该很奇怪或是很羞耻才对吧?」

  原来如此,他的逆法相当正常呢。

  的确,我刚刚的行为在正常人眼中可是稍有常理就绝对不会执行,淫猥而异
常的狂行呢。

  可是他这个说法有一个很大的误差。

  「你在说甚么呢?」

  堂而皇之地露出胸脯跟蜜穴,我对眼前男人投以冷淡的目光,作出了回答。

  「我只是个肉便器,为甚么要在你的视线底下感到羞耻?」

  对。

  我雾切响子本来就是为了让男性侵犯而生,为此存在的性欲处理奴隶。

  这样的我不管只余内衣或是全裸也好,无论被谁视奸也不可能感到一丝半分
的羞耻。

  「说起来的确哪,对你这种变态女人那么在意的我倒是搞错了。」

  「这种理所当然的事不要让我每次都开口解释可以吗?」

  「抱歉抱歉。那,那么接下来要干啥?好像是那啥……」

  他口齿不清地回应着。

  ……虽然从刚刚开始说察觉种一种奇妙的造作感,可是为了让话题继续我只
好选择作答。

  「『浓厚抽插内射检查』喔。你是否跟希望峰学园的女学生消失事件有所关
连,接下来我会用我毫无性经验的处女蜜穴,对你的大肉棒仔细地进行调查。懂
了没有?」

  换言之,现在我就要让这个男人夺走我的处女。

  可是,这也是调查的一环,也是没办法的事。

  为了追寻真相,让今天刚刚认识的男人把我那下贱低廉的处女膜插烂也是很
便宜的代价。

  我这种淫乱母猪又不需要贞操,要在这里失去处子之身的话早点被破处也没
所谓呢。

  「消失事件,呢。到底是甚么鬼啊。」

  「我不知道到底你是真的不知情,还是在我面前装神弄鬼……即使是你毫不
知情的事件也好,现在我也要让你接受这件事。乖乖让我破奸你的肉棒吧。」

  「是是。可是,在这之前……」

  他忽然站了起来。

  ……?

  对着纳闷的我露出邪恶的笑意,○○君走了过来。

  然后,他的手很自然地摸向了我的蜜穴抚在我的阴核上——

  「啊!?❤❤ 唔噗喔喔喔!❤❤ 唔喔!?❤❤」

  ——!?!?

  我,我的那里,被○○君的手,手指给……

  用力地,揉捏着……!!

  唔喔…………好突然的刺激,脑袋,一片空……白……唔喔喔喔!!❤❤

  「噫喔❤ 唔噫❤」

  「为了雾切着想,我可得仔细的作点前戏哪……好像这样子!」

  「……唔噫喔、噫!❤ 唔……嗯嗯❤ 啊❤ 哈喔❤」

  阴核跟阴唇被巧妙地抚弄着,从我的肉裂中溢出了带有黏性的水声。

  明明没有特别去意识它,可是我的嘴巴却彷佛配合那份水声一样吐出间竭的
娇吟。

  刚刚那跟被电流袭击似的强烈感觉,让我忍不住翻白眼作出毫不知耻的淫乱
叫喊,而现在他的手指动作则是越来越细腻。

  「啊❤ 呀❤ 唔喔❤ 哈啊❤ 噫噫❤」

  彷佛要令我慢慢陷入快乐的俘虏一样,他的手指温柔地前后地抚弄着。

  他的手指每滑过我重要的地方,我的股间都会为全身带也让人颤栗的快感讯
号,让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剧震。

  「很爽吗?我可是好心为了雾切啊,别想太多尽情享受吧!」

  「唔噫❤ 也,也是呢……❤ 啊嗯❤」

  毫无抵抗地献上身体,我顺从着快乐让蜜穴一样渗出淫液。

  「要您专程❤ 玩弄我的蜜穴❤ 太感激❤ 您了❤ 嗯噫噫❤」

  察觉到自己不知何时开始吐出荡漾淫猥的笑声时,我已经被○○君的手指爱
抚到舒服从难以抑制嘴角,露出了不堪的淫笑。

  「刚刚还一脸冷酷的样子,只是被手指插一下就爽到找不着北了嘛……」

  「嗯、嗯啊❤ 非常❤ 非常舒服呢❤ 唔呵❤」

  「我的手指有那么爽吗?」

  「被挖弄突起的那里、很棒❤ 脑袋要很奇怪了❤ 啊,我,我要高潮啦❤
快,快点停下手……」

  「差不多了吗?那么就一口气高潮吧!」

  「啊噫噫噫!?❤ 突,突然搅弄蜜穴❤ 来回❤ 挖❤ 噫喔喔❤ 啊❤
不,不行❤ 要来了❤ 来啦❤ 被○○君的手指弄到❤ 母猪蜜穴要爽死啦❤
唔咕❤ 咕喔喔❤ 啊❤ 要丢啦❤❤」

  『噗啾,噗啾啾』

  「呵喔!!❤❤ 咕唔喔喔喔喔——!!❤❤」

  ——就这样,吐出野雌似的咆哮,我猛颤着腰枝尽情喷溢出爱液。

  我,雾切响子,毫不知耻地绝顶了。

  「唔噫噫,噫呀啊啊❤❤ 呵喔喔❤❤ 」

  「喔喔高潮了高潮了,虽然肉偶雾切也很棒,可是这样子爽到脸容扭曲的雾
切也漫可爱的嘛……来,最后一发!」

  「咕喔!?❤」

  在高潮中被手指更用力地捣弄,我不禁双眼翻白。

  「呵喔❤ 啊啊❤ 唔咕喔❤❤ 噫,噫喔❤ 咕嗯喔喔喔喔❤❤」

  被最后的蜜穴揉弄推上绝顶,我束手无策地陷入高潮的浪涛中。

  同时,我的蜜穴无意识地紧紧夹缠着他的手指,彷佛要跟恋人热烈拥抱一起
似的……




  「呼❤ 呼❤ 嗯哼…❤」

  「……喂,搞完了啊。雾切的侦探蜜穴也已经溢出大洪水了哪。」

  「……嗯……被弄到淫液喷满地的样子,也是我生平首次……嗯呼❤」

  似长亦短,『前戏』的时间就此划上句号。

  在○○君刚刚强烈的爱抚底下,我的蜜穴现在已经湿透,膣肉也软嫩起来。

  从那里溢出的黏稠爱液也顺着大腿流下,把鞋子弄湿。

  「哈啊……❤」

  全身冒汗,胯间溢出大量淫液,脸颊通红鼻息慌乱,现在的我活脱脱就是个
身处何方也毫不失礼的肉便器侦探。

  「……亲切地用手指把人家弄到变成万年发春的饱涨骚穴……○○君真是温
柔呢。因为您的厚意,我的牝穴也如您所见,已经随时准备迎接大肉棒了,实在
不得不感激您呢。」

  「别在意啊,同校学生就该互相帮助哪。」

  为了让我这样的肉便器发情而出手帮忙爱抚,我不管怎样感激他也不足够。

  虽然他仍然是疑犯,可是我对○○君的疑念已经消去了大半。

  这么温柔的他会跟事件有所关连,我实在难以想象。

  「让您久等了真的不好意思。接下来我就会用这个兔钱任干的骚浪蜜穴对你
那根淫虏雌性的大肉棒进行拷问,能请您保持着发情勃起的状态躺在床上吗?」

  「哪,假如我现在拒绝的话会怎样?」

  「……我可是被希望峰学园正式委托调查这件事的肉便器侦探喔。要是您现
在逃避被我逆奸这件事的话,对您未来的校园生活绝对不是好事——我只能这样
回答您。」

  轻轻作出威胁之后,○○君耸了耸肩,然后如我请求般躺在床上。

  ……对不起。

  我并不是真心想怀疑你,可是为了证明你跟这个事件没关系,我一定得跟你
作无套交配啊。

  在心底对他致歉之后,我就爬上床,然后把自己湿透的蜜穴对准了他雄勃的
大肉棒。

  「准备好了嘛?」

  「啊啊,随时可以。」

  「那么,我要强奸你了啰……」

  作着简短的对话,我把他的大肉棒吞纳进蜜穴里面。

  「唔!啊……❤ 咕喔……❤」

  我的肉裂被撑开,任由那粗壮的火热肉柱进入身体内。

  兴奋而强烈的脉动透过肉壁,传来了烙灼身体似的感觉。

  这样一来『搜查』终于能继续了。

  让○○君狠狠强暴我的子宫,将精液都挤进里面,从而判断他是否无罪。

  为此,我得先让这块阻挡着肉棒前进,『碍事的处女膜』被插——

  「————」

  身体的动作停了下来。

  让他的龟头指向蜜穴的入口,我的身体忽然好像变成石块一样僵硬。

  「……?」

  无从言喻的违和感在我脑海闪现。

  虽然我知道这是身体被阻碍的源由,可是我却找不出违和感浮现的原因。

  为甚么,身体不能动弹?

  接下来只要沉腰一坐,我就能开始对他进行『交配调查』了啊。

  在这里让他夺走我的处女,还有甚么该怀疑的吗?当然没有。

  我『根本没有怀疑的余地』。

  明明,应该是这样……

  「怎么了,雾切?这只是把头戳进去而已耶。要被插的话,就早点给我连根
直插到底啊。」

  「呃……抱,歉。能够,请您稍等一下吗。那个……」

  「……」

  我无法清晰地对投以讶异目光的○○君解释。

  这也是当然的吧,自己也不知道身体为何硬直不动,到底该怎样将之化作言
语对他作出说明呢。

  而且,现在这状态到底因何而生?

  我只是想尽快把自己『碍事的处女膜』给——

  「——!」

  ……对了。

  为甚么,我……

  《明明仍然是处女,却要订立『调查男性时必需进行性交』这种莫名其妙的
规则?》

  无从质疑,单纯至极的矛盾。

  「喂,雾切?你到底在沉思个甚么?」

  从刚刚踊到他身上时我会浑身硬直,说不定是因为把注意力投注在处女膜的
瞬间,无意识地捕捉到那份违和感。

  可是。那样的话。但是。

  我为甚么会作出这种矛盾的行——




  「『你现在感受到的疑问跟违和感甚么的随便怎样也好』啦,『快点主动破
处开始肉棒抽插搜查』啊。」




  「————嗯,也对呢。比起『那点小事』还是该先进行破处性交。」

  的确如此。

  比起追寻那些琐碎的矛盾,快点让肉棒插进来才是最优先的事。

  刚刚那么认真在想真像个白痴。

  ○○君的周彷佛魔法一样把我心底的不安抹去,让我重新体认到自己身为肉
便器侦探的重任。

  在心底对他作出深深的感激,我温柔地轻扶他那刚直的大肉棒,然后小心翼
翼地调整蜜穴跟肉棒的角度,一鼓作气地行动。

  「哈啊!」

  把屁股押压在他的股间一样。

  我毫不犹豫地以浑身力气沉腰。

  『噗滋噗滋噗滋』

  「唔,咕喔——唔喔喔喔喔喔!!❤❤」

  从喉间吐出生平未曾作过的苦痛呻吟,我在这一剎那丧失了贞操。

  雾切响子以『自己的意志』选择跟这个男人性交,『亲自』献上蜜穴迎接他
的大肉棒,让雄壮的龟头贯穿了宝贵的处女膜。

  「啊咕,唔喔……❤ 里,里面❤ 被您的肉棒,撑开❤ 噫❤ 好棒❤」

  「咕,好紧……!」

  我的雌穴将他的大肉棒连根吞纳进去。

  「姆喔❤ 呵啊❤ 啊啊❤ 嗯呵❤」

  明明只是初代性交,我已经不堪地娇喘着。

  挖磨膣壁的肉棒传来异常强烈的感觉,让我无法维持呼吸。

  「……怎样啊,侦探小姐!被男人的肉棒,插入自己的母猪穴的感觉!」

  「啊❤ 噫❤ 这种,事……人,家不,知道❤ 呼❤ 嗯喔喔!❤」

  「这怎可能啊……我都已经爽成这样了,哪!」

  「噫呀!?❤❤」

  无从预测的突兀刺激让我不禁吐出狂乱的娇呼。

  望了过去,我才发现○○君正在用力挺腰,让肉棒猛地撞上我的子宫口。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等——唔噫❤ 呜喔❤ 唔呜呜❤」

  等等。等一下。

  明明想依自己步调慢慢来,却被他主动开始猛烈的抽送。

  「喂,雾切,给我『真心回答』!让路边的陌生男人强奸夺走自己保留至今
的处女,还要流着口水期待被插的你是个淫贱婊子侦探对吧!」

  「啊❤ 啊❤ 唔——对,对啊❤ 就,就是那样❤」

  被从下挺突的他带动着,我的身体随之向上翻跳。

  全身颤荡的时候,从肌肤上溢出的汗水飞舞开来,我那银色的长发也随之晃
动。

  而我则是不断享受着这份颤动,一边顺从他的命令作出回答。

  「跟您❤ 说的一样❤ 人家,明明没性交经验❤ 明明是第一次❤ 唔喔
喔❤ 您的猛勃肉棒❤ 强奸人家子宫❤ 太舒服❤ 噫喔喔❤ 人家,要变母
猪了❤ 要好像母猪那样❤ 变成不知羞耻的发情脸了❤」

  败在雌性本能底下,我表白出自己成为交配中毒以及肉棒成瘾这件事。

  「啊恶恶恶❤ 肉棒好苏胡❤ 苏胡过头了❤ 做爱原来那么舒服❤ 要上
瘾了❤ 咕喔喔❤❤ 蜜穴❤ 被插插❤ 被播种了❤ 无套交配好棒❤ 把理
性抛诸脑后❤ 扭腰插插❤ 苏胡交配好棒喔❤❤」

  看着不堪地露出母猪脸的我狂乱地摆动腰枝,跟肉便器侦探没两样的淫荡身
姿,○○君满足地扭起嘴角。

  「被肉棒插个两下就作出母猪屈服的宣言了吗……真棒啊!那么,对着那么
老实的肉壶,我就赏你精液作为奖励吧。好好的用子宫接受下来啊!」

  「要射了吗❤ 好,我知道了❤ 随时射在里面吧❤ 请不要嫌弃我这个被
随便插两下就全面隶从的下贱肉壶❤ 把蛋蛋里面的臭臭精液❤ 全部全部射进
来让人家的子宫被全面征服吧❤」

  看来他也即将要射精了。

  在准备高潮的这时候,我跟○○君的动作节奏越来越频密,也越来越快。

  彼此吐在身上的喘息也变得短促而剧烈,彷佛公狗跟母狗一样。

  「唔噫喔喔喔❤❤ 啊,叽喔……唔唔喔喔喔❤❤」

  在膣内上下挺进的火热肉棒传来了一跳一弹的脉动。

  他的大肉棒期待着在我的体内喷洒精液。

  他的雄性本能猛烈地奋跃着,想要把我全身以悦乐侵占为自己的所有物。

  「恶喔❤ 喔喔❤ 啊❤ 喔❤ 咕喔❤」

  「呜喔喔!射了!我要射了啊雾切!」

  ……射给我❤

  用你的肉棒,用精液的味道沾满我的身体,填满我的子宫❤

  「雾切!我要在雾切,在你这淫乱母猪侦探的肉壶里面直射啦!」

  「喔咕❤❤」

  随着他全力推挺的腰部动作,子宫口被龟头入侵了。

  然后——

  「给我受精吧,雾切!!」

  『噗,噗啾啾啾,噗啾噗啾』

  「唔——呵喔喔喔喔!?❤❤」

  ○○君倾尽全力地射精,击打在我蜜穴的尽头里。

  「射精❤ 精液啊❤ 涌进来……❤ 要……填满里面了❤ 咕呵喔❤❤」

  火烫的精子直接落在子宫里,让我不禁舍弃一切羞耻心浪荡地娇吟。

  ……但是,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根本不知道,从出生至今首次品尝到的内射绝顶,居然是那么令人快乐的
事物。

  「喔喔要射了!要被高潮蜜穴榨出精液了!雾切快点怀孕吧!给我因奸怀孕
啊!」

  『噗啾,噗噗啾啾』

  「啊噫啊啊!?❤ 又,又来了❤ 又射精了❤」

  他在用肉棒冲撞我的最深处,随着繁殖本能全开的雄叫,彷佛要作出最后一
击似的射出另一股精液。

  大量的新鲜精液让我的子宫被浓稠的白浊占据,连番涌至的母雌绝顶也让即
将失神的我被更多的快感电流刺激着。

  「唔喔❤ 噫啊啊❤ 呵喔喔喔……❤❤」

  ……视野变成白朦朦一片,甚么都看不到。

  自己现在露出怎样的表情,发出怎样的呻吟声,我也没从察觉。

  只是——

  『噗滋噗滋,噗啾』

  「……喔呵……❤ ……嗯……❤ ……啊啊啊……❤❤」

  能够得到这么美妙的体验,我一定已经露出了跟肉便器相当匹配,下贱淫猥
的荡漾牝脸了。

  这是身为雾切家族之人,雾切响子打从心底感到光荣的美事。

  「…………嗯,啊……………………」

  就这样,我在完成了身为侦探的使命之后,在满足感之中浸淫于受精绝顶带
来的快乐底下,让被翻弄凌辱的身体继续轻颤着……


   ◆◆◆   ◆◆◆   ◆◆◆◆◆   ◆◆◆   ◆◆◆


  『啾,噗噜噗噜,噗啾』

  「那么,我的嫌疑被洗清了对吧?」

  「嗯,唔……啾啾——没错。」

  性交完之后,我让○○君坐在床上,把脸埋向他的胯间舔弄着他的大肉棒进
行行事后清理。

  同时,我的双手也不断轻抚他的睪丸进行按摩。

  「从你射进我体内的精液量来推理的话,唔嗯,啾噜噜噜……嗯呵……你跟
我正在调查的事件没有任何关系。」

  彷佛要让我受孕一样射出那么大量的精液,○○君肯定不会跟这次的消失事
件有关。

  以极度理论性的方式得出结论,我正在对这根协助调查的大肉棒进行回礼式
的清洁口交。

  这也是作为侦探必然的义务。

  把肉棒上洞着的精液以及爱液的残滓用舌头舔干净,我对他道歉。

  「对您抱有疑心,让您作了这么麻烦的事,真的很对不起。咕啾,啾……唔
嗯……❤」

  舌尖上的白浊黏汁传来了精液的异味,让我身心舒爽得为之一震。

  他看着这样子侍奉着肉棒的我,伸出了手抚摸着我的头。

  「嗯啾……真的相当抱歉。明明被怀疑,却仍然让我享受了被肉棒侵犯的快
感,教导了我身为母猪该有的性爱愉悦……啾,啾……真的,太感激您了❤」

  「哈哈。哎呀,能够证明我的清白就好啦。而且……」

  忽然,他抚摸着我的手用力抓着我的后脑。

  然后——

  「呼喔!?❤」

  「还会这么有礼地作事后侍奉哪。啊,超爽的~」

  他用力地将我的脸压向自己的胯间。

  肉棒毫无先兆地直捣喉底,那阵冲击让我的呼吸也被堵住。

  可是,

  「唔……呼,嗯啾……啾……唔噗。呼啊……能够让你高兴的话,嗯噗,那
就太好了……唔嗯……❤……啾噜噜噜❤」

  我轻轻瞇起眼睛,把他的大肉棒深深含在嘴里仔细的品尝。

  对于已经被变成母猪的我来说,这种手法粗暴的嘴奸也是带来愉悦的行为。

  ——啊啊,○○君的大肉棒真美味,实在太美妙了。

  能够被这么强壮粗厚的肉棍搅弄处女蜜穴,还被粗暴地奸淫开发,现在更被
抓着嘴巴当成肉厕一样看待。

  我是多幸福的肉便器啊——

  「嗯姆❤ 嗯姆❤」

  以脸颊夹弄他的肉棒,用力吸着阴毛传来的体味,我的表情已经在多重的幸
福中荡漾开来。

  然后,我主动摇摆自己的头部,在马眼跟龟头各处仔细地舔弄进行侍奉。

  「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就这样子继续过着校园生活也不行,该来调整
记忆了哪。然后也得让这家伙帮忙挑选下个目标哪……」

  「啾噗❤ 嗯喔❤ 呵嗯,啾,啾噜❤ 呵❤ 咕嗯❤ 啾噜噜……❤」

  ○○君在我头顶似乎在说甚么莫名其妙的话。

  可是,对于有着侍奉肉棒这个使命的我而言,那些事情怎样都好。

  我忽视了他的自言自语,务求专心完成身为肉便器的职责,继续用力的舔弄
着他的大肉棒……


               【FIN】

[ 本帖最后由 hxsoft 于 2015-4-8 22:29 编辑 ]